can arthritis be cured

Skip navigation

Category Archives: 2014詩歌


當天才歸為沉寂

誰在春天寫詩

 

一些枝椏

正艱難地吐出花朵

 

那些白玉蘭

赫赫如刀客

 

那些鳥鳴

串起了風鈴

 

那些陽光

穿過女孩的耳洞

 

那些良心犯

都有一個名字叫常青

 

在長椅上打盹

我和小狗狗

看不出誰更像一個異鄉人

 

2014.3.29上午,南磨房,長椅上

2015.4.26黃昏,南磨房


“受死吧!”

“我不想死。”

“跪下來求我!”

“我生下來就是跪著的。”

“舔我的腳趾!”

“我口活很好。”

“從精神上服從我!”

“我會把精神分裂好。”

“把告密當成你的任務!”

“我告密。”

“消除思想!”

“我知道遺忘是最快的方式。”

“寫詩是對我的冒犯知道嗎?”

“我不寫了。”

“把你的孩子煮熟了等我下酒!”

“我媳婦的廚藝很好。”

“你真他媽慫!”

“我認慫。”

“這些有毒的食品是對你的獎賞!”

“我很樂意和家人分享。”

“出門把你的恐懼隨身帶著!”

“我會讓鄰居也感受到我的恐懼。”

“我決定賞你一把老虎凳!”

“我會天天坐在上面,手捧鮮花。”

“把你的夢按時放到陽台,我會派人去取!”

“我會先把夢洗乾淨。”

“再幫我想出三種壓榨窮人的方式!”

 “拿走我的養老金建立口號製造廠給孩子配更多的老師。”

 

2014.12.30下午,12.31上午,四惠東


用最短的火

接近佛

 

什麼樣的傷痛

讓寂滅連著寂滅

 

大德在哪

吞下萬劫

 

情種和火種

如此決絕

為每一位生者

 

2014.12.23黃昏,四惠東


為了肛檢的鴿子

他們把廣場清空

 

為了製造藍天

他們讓工廠停工

 

為了消滅靈性

他們把孩子裝進校服

 

為了按時上班

人們把光明擠下地鐵

 

善良的人們呀

當我們服膺於打折的生活

買好過冬的白菜和大蔥

當我們被迫寫下保證書

把自己的美和盤交出

當生活日復一日跌落在塵土

誰說廉價和軟弱就是我們的全部

 

2014.11.12上午,南磨房

 


早晨

紫頭髮的少女

把陽光逼回天空

天空湛好

把自己傾倒進皇陵的湖畔

湖水長出大樹

濺起鮮紅的漿果

而大風撿起自己的臉龐

群山抱起自己的村莊

把所有的冷攢在手心的秋日呀

讓我們把詩句改成這樣的詩句

誰這個時候奔跑

就永遠奔跑

誰這個時候安好

就永遠安好

 

2014.11.6早上,四惠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