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的標點


從一大早青藍的廢氣裏

從少女收集愛戀的星眸裏

從一封剝開軀殼的郵件裏

從一張香港迪斯尼的舊照片裏

從高中時代的馬尾辮和夜晚的交談裏

從散發著水泥味和青草味的初吻裏

從被膠條封住的窗口和嘴巴裏

從滲透進心肺的咳嗽聲裏

從快遞和環衛工人不停歇的腳步裏

從滿大街替代塗鴉的標語口號裏

從警察打來要求見面的電話裏

記憶做好了標記

 

2014.11.4上午,四惠東

正敲著這些字的時候,警察來電,要求晚上見面。

秋日


這一刻

你遇到自己

你向自己問好:

“秋風如約

迴廊清淺

這些拂過少女的臉龐

也拂過墓碑的風

如今就停在窗前

無法計算它走了多少路

吹涼了多少顆人心

它在這一刻到來

在午後

陽光掛滿了枝頭”

 

2014.11.2午後,四惠東

詩人身份證/寫給許立志


一個詩人死了

讓我們和自己的關係再度緊張

 

一個詩人死了

抱著想象的墓碑跳下他買不起的高樓

 

一個詩人死了

他用全部的詩歌交換一具無人認領的尸體

 

一個詩人死了

他無意中選擇了一個造假者的生日

 

一個詩人死了

他在年輕的詩歌裏完成對死亡的綵排

 

一個詩人死了

一個詩人何時獲得了死亡的優惠券

 

一個詩人死了

讓活著的人來不及交換一下位置

 

一個詩人死了

誰會在意他減少或增加的部分

 

一個詩人死了

他減少的部分立刻被人群充滿

 

一個詩人死了

在眾多的可能性裏他選擇了一把好看的勺子

 

一個詩人死了

他知道詩人就是一張假護照到了扔掉的時候

 

一個詩人死了

死在我們日益萎縮的身體和想象裏

 

一個詩人死了

一個失真的時代還在尋找著桂冠

 

一個活著的人

仍不捨得世界匯成河流的聲音

 

2014年10月9日黃昏,四惠東

2014年10月11日上午,下午,四惠東

2014年10月12日午後,南磨房

2014年10月26日午後,南磨房

“自稱詩人的,不是詩人。“

雨傘的生日


一把小雨傘

想邀請一萬朵小雨滴

來慶祝她的生日

 

一把小雨傘

喜歡小雨點

打在臉上的愜意

 

一把小雨傘穿上黃裙子

繫上黃絲帶

高高興興出門了

 

那些街角和街燈

早早為她

編織了一條黃格子的路

 

一把小雨傘想不到

不期而至的催淚瓦斯

替代了生日彩帶

 

一把小雨傘想不到

胡亂噴射的胡椒水

灼傷了黃裙衣

 

一把小雨傘想不到

雨傘已被列為攻擊性武器

因為有尋釁滋事的嫌疑

 

一把小雨傘想不到

警棍和惡棍

代替了熒光棒

 

一把小雨傘想不到

辱罵毆打和非禮

也允許明碼標價

 

喝下這杯胡椒水

雨水和淚水

調製的雞尾酒

 

小雨傘對自己說:

“擋風遮雨的我

要緊護住這個家”

 

2014.10.22/23,四惠東

2014.10.26,南磨房


雨傘的生日(小)

亞生活


在一口破鍋裏

人們假裝能炒菜

炒股

還能做愛

 

每天呼吸臟空氣

路過滿大街的標語

或是被軟禁之地

 

從早到晚

蟬聲響徹如冤屈

沉默卻是大多數人的專利

 

收繳了所有的刀鋒

收繳了所有的義氣

收繳了所有的多情

 

每個夜晚

似乎都在宣讀

 

失戀者的名單

失蹤者的名單

失憶者的名單

 

那個名單太長了

有時叫劉亞玲

有時叫錢雲會

 

有時叫李淑蓮

有時叫夏俊峰

有時叫冀中星

 

因為涉嫌

用一把水果刀

捅死警察

 

一對訪民夫婦

今夜註定被逼供

明日註定被重刑

 

律師見到張小玉

她的眼睛

已被打得近乎失明

 

然而

生為弱者的抗爭

好過一個被認證的人生


2014.7.19午夜,7.21夜,南磨房
7.24上午,午後,四惠東
7.29上午,8.29上午,四惠東
8.31.上午,下午,南磨房

 

2013925日夏俊峰被死刑。在最後一面中夏俊峰告訴家人,法院昨天向他宣讀了核准死刑通知,但他拒絕在覆核書上簽字。他說,法官在念結果時雙手一直在抖,“你看我抖嗎?我是正當防衛,我問心無愧!”他希望自己執行死刑之後,妻子繼續為自己申訴。當時推友@sunrrrr說:“ 我心中的不快,需要一把快刀。但願同樣的悲劇不會發生在許有臣張小玉夫婦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