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 arthritis be cured

Category Archives: 2015詩歌

文字的侷限

整個冬天 我都在跟文字較勁 克里希那穆提說 “詞語衹能寫出它能寫的” 彷彿文字不是人類血液中的元素 詞語不是夢 […]

新年

但願 我還能用這兩根 鐵軌的長筷 夾起 歲月的殘羹 追尾的厄運 2015.12.28上午,水南莊

不夠

我的愛不夠 把一隻流浪狗 抱回家 它在雨地裏 車來車往的馬路中間 不知閃避 我知道屬於它的 那份茫然 也長在我 […]

短髮

短髮直直 正與夜齊 春心萌兮 母性之始 柳下曳曳 亂入褻衣 春心撩兮 母性之儀 長髮短淚 我心焦焦 美目翻兮 […]

東方既霾

東方既霾 百毒難避 生而無趣 死如泥牛 聒噪嘲哳 自甘芻狗 構陷圍捕 黥面蒙羞 兒輩何辜 淪為同謀 辣手摧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