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 arthritis be cured

Category Archives: 2017詩歌

柏林墻

一黨為鞭,每個人都必須是催情劑。 隔離人心和自我審查同在。 少有人是無辜的,除了那些良心犯。 日子還得過,骯髒 […]

立冬

送別楊天水先生 把道路雕刻出來 留給後來人 把皺褶攤平 讓湖水回到松林 一卷明月 焚燒在雪山上 我欣然於 有這 […]

秋夜

到了夜晚,雪花的音符落到鋼琴上 到了夜晚,雪花的飛蛾撞到路燈上 20170.11.1深夜,果園

葬禮

白頭霧散去 油菜花開的正兇 抱著骨灰走在河堤上 抱著骨灰走在河堤上 活著的人在散步 死去的人在散步 2017. […]

夏日

「親愛的女兒 妳的笑聲是新的 咳嗽聲也是的」 「在午後 妳把自己咳醒 像疼痛碰著了風鈴」 「雲是藍的 蝴蝶是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