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墻


一黨為鞭,每個人都必須是催情劑。

隔離人心和自我審查同在。

少有人是無辜的,除了那些良心犯。

日子還得過,骯髒地過。

我還沒有瘋掉,我在碎片上寫詩。

寫一首女兒喜歡的詩。


2017.11.9中午,大北窯

立冬

送別楊天水先生


把道路雕刻出來

留給後來人

把皺褶攤平

讓湖水回到松林

一卷明月

焚燒在雪山上

我欣然於

有這樣一個日子

可以安靜地離去

我擔當了

我本該擔當的

就像生命守住了自身的滂沱


2017.11.8中午,大北窯

夏日


「親愛的女兒

妳的笑聲是新的

咳嗽聲也是的」


「在午後

妳把自己咳醒

像疼痛碰著了風鈴」


「雲是藍的

蝴蝶是藍的

陰影也藍」


「陰影站起來

想走出自己的陰影」


「一個夏日

好像木槿花的生日

一列剛剛駛過的火車的生日」


「一瓶真露的生日

魚泉榨菜的生日

一段移民德國的文案的生日」


「親愛的女兒

總有一天

妳會帶著蟬聲上路」


「妳看這雲朵是平安的

蝴蝶是平安的

陰影是平安的

火車的轟鳴是平安的

酒是平安的

移民廣告是平安的

我當然希望

妳也不是一個例外」


「一個人的行程

或許是一輛煤車

或許是一個拂曉

或許是一雙白球鞋

或許是少年的驚慌

或許是一枚解不開的紐扣

或許是紅尾巴的蛇」


「親愛的女兒

妳一天天長大

一天天長大

妳且看這些夏日的厚贈

雲朵,蝴蝶和陰影」


2017.9.11中午,果園

2017.9.20,上午,大北窯

2017.9.20,夜,果園,火車轟鳴,在寂靜的玻璃上滑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