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 arthritis be cured

Category Archives: 2018詩歌

火刑

在五官的變形中 來不及衰老的親人 在肢體的變形中 來不及長大的兒女 天空飄著藍色 也飄著骨灰 那個行刑者卻說 […]

落草爲詩

在一個落草 不能為寇的地方 落草為詩 2018.11.5黃昏,大北窯

監控之年

我有警察找上門的恐懼 被不時要求去派出所喝茶的恐懼 推文被打印出來當面讀給我聽的恐懼 被他們故意激怒失去理性的 […]

夏至

揹著生病的孩子 追著招兵的車 從貧瘠的山路開始 爸爸媽媽,你們走過那麼多路 煤色與玫色的路 我們再踩上去時 已 […]

不完全死亡清單

「我們有日子嗎?」 「有,祭日。」 「一個祭日壓著另一個。」 「衹是,我能記住的太少了。」 「4000萬人變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