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Category Archives: 2019詩歌

在村口
或打穀場上
露天影院已經搭好

白色的幕布上
黃昏正提前上映

2019.9.3中午,大北窯

雨滴鉚住夜
不許一個告別

2019.7.27夜,雷,雨,於臨沂
2019.8.3凌晨,果園

那些光跛行腿上
那些光在髮間做巢

2019.5.21早,巴士及路上
2019.7.17上午,大北窯

一樹白花凝成的蠟燭仍在搖曳
和著那些地下的血
誰能理解中年人的憤怒
粉末一樣被碾碎的憤怒
活著,比死去更遙遠的憤怒
所有的路必須走過
所有的哭聲必須噎著
在初夏
斑駁如絲襪的樹影裏
一個中年人站在
透風的膝蓋,牙齒和腰頸上
一個中年人忘了
倖存者的身份
正在讓厄運再次降臨

2019.5.27午後,東三環邊上
2019.6.2下午,果園
「一個倖存者透支著幸運
直到厄運再次降臨」

親愛的兒子
我要怎樣告訴你
酒瓶空了之後
被填滿的部分
蛋糕刻下的名字
灰燼揚起的大海
和你一樣的年輕人
被貼上暴徒的標籤

如果和平降臨
誰願意放下書本
走上街頭
誰會把
催淚彈
布袋槍
當作自己的成人禮

一個鐘擺
置身空酒瓶
半滿的汽油
置身空酒瓶
抽搐的胃
置身空酒瓶

尊敬的年輕人
我要怎樣告訴你
你告訴我的這個道理
傾倒的生活還要繼續

2019.6.16黃昏,果園
寫完,打開推,看到香港梁凌傑先生墮樓殉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