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Category Archives: poems2020

一路向北
火車拐過東便門

灰色的角樓,灰色的黎明
是異鄉醒來的早春天氣

那時的圓明園
福海無邊,落滿暮色

那時的圓明園
殘花敗石
依舊蔓延著瓊美的花紋

那時北大西門
還有一間好月亮酒吧

一個週末接著一個週末的詩歌沙龍
好像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到了下午
盲人唱著歌,有人上車,有人下車
讀著詩歌的姑娘,檸檬水一樣清涼

那時的年輕人
午夜裏遊蕩
四處躲著查暫住證的警察

那時的年輕人
打破雞蛋自慰
寫著地下室一樣潮溼的詩

從安貞,薊門,到馬甸
那時的大雪堵住北三環

2020.5.18午後,果園,5.21午後,雷雨
2020.5.22上午,單車,路上,下午,大北窯
一晃來京二十三年。

媽媽給了我這一身甲冑
讓我不至於寒冷
也不至於屈服

當子彈
車流一樣穿梭

監視居住
旅館一樣無需預訂

2020.4.30上午,果園
謝謝我的女兒,太空沙做的蛋糕,藍色托盤的下午茶。再過三天,就是妳滿四週歲的日子。安靜的日子猶如素色花蔓的窗簾。我如是祝福而不乞求。那原本是妳應得而不得的,因爲我的失職。我要再一次說到,灰灰菜一樣抹不去的羞愧。

那位良心犯說
「爲了不讓自己哭瞎眼
我的母親把眼淚
濡溼在沙子與沙子之間」

2020.4.7拂曉醒來,記夢,果園
2020.4.10上午,大北窯

「我切割著良心
款待我的虛情假意」

「我說親愛的貓咪
我也衹是說說」

「我喜歡貓咪
嬰兒一樣的叫聲
柔軟的背拱起的夜色」

「有時我想
要是養隻小貓就好了
女兒一定比我還歡喜」

「她畫下那麼多貓咪
一起嬉鬧的女孩,小貓小狗
還有送信的貓咪,衝浪的貓咪」

「我也聽說
病毒傳播的恐慌中
有人開始虐殺流浪的貓狗
甚至把它們活埋」

「那隻小貓也就巴掌大小
我看著它趔趄而行,旋即倒地
腹部劇烈起伏,毛色變得灰白」

「當著女兒的面
我泠然走過去
聽見後面的人說給它喝口水」

「那時午後的太陽正斜視
烏黑的鳥巢,風箏,戴口罩的行人
女兒的手推車,病倒在地的小貓」

2020.4.3上午,單車,路上,中午,寫字樓
2020.4.10上午,大北窯

「我切割著自己的良心
自問良心可否值得讚美」

「糖果大小的良心
放弃了对流浪猫的救济」

My dear daughter
I saw you standing on the windowsill
Said「hello, long train, bye-bye, long train」
When every train was crossing downstairs last spring

My dear daughter
I wonder if a young stranger once heard your pleasant voice
When he raised his head and looking out at this empire city

My dear daughter
I’m sorry l only wrote a half poem for your three years birthday
Spring gone, spring is coming, with new coronavirus

2020.3.28, before daw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