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Category Archives: poems2021

和隱然的雷聲
比大小
一個噴嚏
熱傷風的女兒
掛著長長的鼻涕
等我來擦

拿起大塊積木
女兒說要給我做一個禮物

「爸爸,你要閉上眼睛
自然地閉上眼睛」

哦,我的女兒
就在昨天
妳還舉著積木的Hammer
把我當成了靶心

Heptagon的大房子
和房子一樣大的蛋糕
聽不到鳥鳴的早晨
女兒搭起來自己的節日

2021.5.31上午,巴士,大北窯
女兒昨天教我的新單詞,Heptagon

親愛的女兒
妳和媽媽來接我
在桔光綻開的
鐵路橋下

妳指著路邊的小花
黃色,紫色,和暮色

和高燒搏鬥了兩天
妳說病菌在身體裏搭房子

更遠的地方
砲火和警報迭響著
孩子們跑向避彈室
或是倒在了路上

步行到凱薩莉亞的路上
那位詩人曾唱著輓歌
目送自己最後一程

2021.5.13深夜,果園,5.14上午,大北窯
以這首小詩回應唐老師的推文,「剛才警報響。我和女兒在家,她抱貓,我彎腰抓著狗脖圈(有點心慌不敢耽誤找繩子)去了避彈室。兒子在附近朋友家。解警後我打電話問要不要接他回家,他說朋友媽媽說還會有,怕路上警報響,再等等。他說,媽媽,哈馬斯的火箭彈落在特拉維夫南邊了,也可能會掉在我們這裏哦,別出來。我說好,謝謝你告訴我。」

親愛的女兒
提前一兩個月
妳就不停問
「我什麼時候過生日呀」

「我要大大的蛋糕
好多好多小朋友」
妳不停想像著
無比歡樂的生日會
穿粉色公主裙的妳

當妳終於見到
媽媽拿出來的淺色蛋糕裙
雀躍不住的笑聲
好像讓厭世的人
也有了安心的理由
妳伏在媽媽耳畔
說「祝妳幸福」

妳和媽媽走進蛋糕店
妳看上那個芭蕾舞女孩
在奶色舞臺上
尖腳欲飛

這個五月
漫長如往昔的五月
一直被風吹著跑的五月
也把叔叔伯伯阿姨小朋友
大老遠吹到我們家

衹是誰也沒想到
妳還沒來得及吹滅生日蠟燭
穿窗而過的風
卻瞬間燒著了Ballerina的頭和蕾絲裙衣

我的女兒我親吻著妳的額頭
連聲說著對不起
妳卻沒有一點怪我的意思

親友祝福的歌聲裏
幾許灰屑的奶油花瓣旁
我的女兒妳雙手合什
凝神靜眉
在一場微型火災後
迎來五歲的生日

親愛的女兒
妳出生在一個自由的節日
妳畫下日出,彩虹和花朵
獨角獸和小女孩的對話
妳的唯色阿姨說
「讚美這個緣起」

白楊的綠手掌
就在妳出生的高樓旁
一直嘩嘩作響

2021.5.3深夜,世界新聞自由日,果園
2021.5.6上午,大北窯

害怕什麼
就說出什麼

毒品一樣
偷運詩句的
這個早晨

2021.5.13上午,巴士

我看這明明滅滅的燈火
降落未落的雪花
有幸的餘生
不知歸處的離索
狂吸著孩子疼痛的雨崩地裂

2021.5.12夜,5.13早,果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