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 arthritis be cured

Skip navigation

Category Archives: Uncategorized


整個下午

我都在擦玻璃

霧霾說

你個傻叉

與其擦玻璃

不如把我抹去

上午時

你還生孩子的氣

他說口罩不舒服

你就大聲呵斥

你個傻叉

衹會生孩子的氣

他快被修理成了機器人

你也不敢放個屁

你看見我在下毒

還傻叉一樣擦玻璃

你知道我在滅口

還傻叉一樣擦玻璃


2016.1.1夜,南磨房,1.4上午,水南莊

 

映秀,映秀

妳怎麼可以

起這樣一個

美如新孃的名字

 

卻讓山野上離離的

白如經幡的花兒

告訴我們

美麗無常的命運

 

2008.5.17下午,5.29早

生命脆弱

如一滴雨的邀約

 

那些看輕我們的

一任我們潦草而活

 

苦難不死

纏住迷途的冤魂

 

孩子們的墓碑太重了

讓我把它刻成彩色的橡皮

 

2012.5.12中午,南磨房

一個詩人住在北邊
一具僵尸臥在南邊
他們都在中軸線

2012.2.29

 

一首寫在新衣服上的詩也是囚詩

 

2011.12.3深夜,南磨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