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 arthritis be cured

Skip navigation

Tag Archives: 曉波

花朵有罪:劉曉波二審推評

 

@cuiweiping:這個判決結果,只會重建我們的勇氣,增強我們的信念讓我們感到自身不可戰勝的力量。

 

@winkho 熊貓打電話來詢問我對曉波二審結果的看法,我說了三點:1.因言定罪,違背憲法,執政集團在犯罪。2.中共在國際舞臺做和平崛起之姿態,對曉波的判決則表明裏了其偽善性,離主流文明遠矣。3. 打壓曉波所代表的理性聲音,化解不了當前的社會矛盾,壓制不了民間的抗議力量。

 

 

 

 

@aiww 庭審旁聽員。簡稱:聽牲旁挺員、牲聽。職業特徵為政治過硬、表情僵化、判斷缺失、一二不分、有屍無魂、視而不見、聽而不聞、席而不在。牲聽族為無毛族升級版。

@zhanghui8964: 員警問我有什麼看法,我說:11年早就定下來了,今天的事情我連想都沒想,二審我一點都沒看法。要是二審能變,豈不說明國家法治了?

 

8944747996@GZPAS: 我們對中國政府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維持對劉曉波11年監禁決定感到失望。我們呼籲中國政府立即釋放他,並尊重所有公民和平表達他們政治觀點和行使國際公認自由的權利。

 

@puzhiqiang: 維持原判只表明了胡溫的懦弱,絲毫無礙曉波劉霞夫婦平靜過年,也許冉雲飛家的狄更斯又要說了,這是個多麼和諧的時代呀!我詛咒胡溫:你們不下地獄,誰有資格下地獄!!

 

8944447708@Jianzhang1984: 真他媽的牛逼啊,曉波二審被駁回之日,正是曼德拉出獄20周年的紀念日!http://aa.cx/eo3 #liuxiaobo

 

@newsinchina: “211的帝都天昏地暗,衙門如臨大敵,審判一個罪大惡極的罪犯按照天朝慣例理應遊街示眾,繞城一周才對“–此推在圍脖存活5分鐘,看來人工審核者的工作量很大!

 

@wangpei: 悲哀的迷霧,在大地上蔓延。我將活了又活,為了看到打破詛咒的黎明。

 

@longhoo: 國保問我二審後網上反映,我說你們自己翻牆看,我認為如此審判,不是法院做的審判,是個政治審判而已。可能會加速曉波獲得若貝爾和平獎。你們現在該規劃如何應對曉波獲獎之時如何應對處理才是。

 

@tengbiao 國保又說:劉曉波出獄都60多歲了能做什麼呀?你們這些人活著看不到gcd完蛋那一天,做事情有什麼意思呀!我說,即使活著看不到理想的實現,也要每天朝那個方向努力,這就是我們這幫傻逼和貴黨的區別。#liuxiaobo

 

@dupola: CCTV看到一片喜悅,我感到憤怒;在Twitter看到一片憤怒,我感到喜悅。

 

@zhangming1: 其實大家都在牢裏,突然有個人站起來說,他媽的,憑什麼讓我坐牢?於是他被抓出來審判,判刑了,關在特別的小號裏。

 

@wlixiong: 王力雄:希望這11年中會有其他的變化。對劉曉波和所有政治犯最有效的支持,是儘快改變這個社會,解放所有的人。 #liuxiaobo

 

@yanglicai: 除主動作惡者之外,多數基層員警和我們一樣屬於屁民,也是受損害的。同情他們有如同情我們自己。#liuxiaobo

 

@adeyso: 不好意思,其實我是一個低俗的人;不好意思,其實我是一個不明真相的屁民;不好意思,今天,我其實是一個隨波逐流的人。

 

RT @wlh832: 早上七點半片警就打電話,說是不是在家啊?後半夜就來了,凍死了。我說我還沒起呢。那你家廚房窗戶怎麼開著呢。怎麼你們又限制我人身自由啊?你老給我找事啊,你不是又要散步去嗎?別去了,我請你吃早點。

 

@yujie89: 我們要謹記曉波的話:仇恨會腐蝕一個人的智慧和良知,敵人意識將毒化一個民族的精神,煽動起你死我活的殘酷鬥爭,毀掉一個社會的寬容和人性,阻礙一個國家走向自由民主的進程。

 

@liuqiangben 我在想,中共把中國最優秀的頭腦都禁錮起來,這個國家的希望又在哪兒呢?

 

@liuqiangben 剛從劉曉波二審現場步行回公司,路過建外SOHO,繁榮的表像下,徹骨寒涼,始知自己仍活在野蠻的中世紀。#liuxiaobo

20100211

曉波案提出三問

──嚴正呼籲京當局釋放曉波先生

 

 

曉波先生遭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一,消息傳出,在華人世界以及國際社會引起強反應。對這件事,我們有著莫大的關心。我們嚴正呼籲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在曉波先生提出上訴後,尊重事實、法、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儘速予以無罪釋放。

 

    我們鄭重提出三個問題,就教於初審法院、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以及中國的知份子社群:

第一,   請問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審判長春、代審判員鄭文偉、翟長璽:判決書所曉波的所有「罪」,皆外發表言、撰寫文章、起草《八憲章》;從這個言層次,各位如何推到動機與效果的層次,認為他「誹謗並煽動他人推翻」國家政權?純粹在言層次的表達,何以必須重刑懲罰?

 

第二,   請問中華人民共和國人大當局:中國公民是否有權對政治社會的體制發表同構想?是否有權對於執政者的施政方針提出批評?而人大代表又是否有職責認真聽取、斟酌、考慮每一位公民的這些批評?

 

第三,   請問中國的廣大知份子群體:言是知份子表達思想與人格的職業工具,  能容他人恣意剝奪嗎?對自己國家與社會的發展方向提出同意不更是知份子的責任所在嗎?我們一定贊同曉波的具體意,但認為他的言必須獲得保障,您同意嗎?

 

        在此,我們對一審的判決結果表達遺憾與抗議,並重申請京當局儘速釋放曉波先生的呼籲。

 

    錢永(台灣,學者,中央研究院人社中心)

    陳宜中(台灣,學者,中央研究院人社中心)

    謝世民(台灣,學者,中正大學哲學系)

    廖元豪(台灣,學者,政治大學法學系)

    楊偉中(台灣,新聞工作者)

    王增勇(台灣,學者,陽明大學衛生研究所)

    (台灣,學者,交通大學傳播與科技學系)

    馮建三(台灣,學者,政治大學新聞學系)

    尚仁(台灣,學者,中央研究院史語所)

    朱偉誠(台灣,學者,台灣大學外文系)

    丘延(台灣,學者,中央研究院民族所)

    柯裕棻(台灣,學者,政治大學新聞學系)

    張培(台灣,學者,佛光大學哲學系)

    文道(香港,作家)

    周保松(香港,學者,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政學系)

    吳介民(台灣,學者,清華大學社會所)

    顧爾德(台灣,專作家)

    朱天心(台灣,作家)

    朱天文(台灣,作家)

    (台灣,作家)

    侯孝賢(台灣,導演)

    陳芳明(台灣,學者,政治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

    蕭高(台灣,學者,中央研究院人社中心)

    紀蕙(台灣,學者,交通大學社會與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