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草為詩—-寫給海子

 

那個詩人惶惑著

什麼樣的艱苦

才能讓詩歌顧盼生輝

 

他要用一輩子的

故作閒暇

才能夠

落草為詩

 

活著的人們

滿足於短暫的事物

 

他選擇

獨自上路的天真

 

他要用自己這點草料

把詩歌喂飽

 

他是時代的草寇

也是飼虎的環保主義者

 

最後他把自己交給一段鐵軌

因為找不到更多的麥穗

 

不能說他是一個悲劇

不能說琴聲

死在琴箱裏

 

陽光溫暖

又一個

撞上欄杆的春天

 

2012.3.26夜

仿海子:我有一個使命

仿海子:我有一個使命

向穀歌致敬

 

從明天起,做一個仁慈的人

恐嚇,監禁,攔截訪民

從明天起,關心美鈔和地皮

我有一個使命,刑訊逼供,閹割眾生

 

從明天起,為每一個屁民準備一口棺材

告訴他們我的仁慈

那仁慈的毒奶粉告訴我的

我將分給每一個人

 

給每一首歌每一粒穀取一個奴役的名字

穀歌,我也為你祝福

願你有一個被墻的新家

願你有情人終被自焚

願你在天朝也能獲得幸福

我祗願閉關鎖精,調戲眾生

 

2010.3.23深夜

PS:以下聲明是《我有一個使命》的有機組成部份,不可分割。詩中的“我”是作者作為一個準現代公民的個我認知,不代表任何其他個人和組織,請勿對號入座。這首詩也緬懷海子,歡迎他回到這個沒有春天的春天;21年后,感受一下沙塵暴中,我們灰頭灰臉,怎麼洗也洗不乾淨的骯髒粘稠。言論自由應該也包含這個詩歌仿製品,自省與自諷之作,拒絕審查,拒絕跨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