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獄石多烤炙
赤腳放風時
旋即酷寒至
獄卒放厥詞
牽襟慰舊友
誰謂多加衣

2021.11.12早,燕郊

那位裁判
向不在場的運動員
出示黃牌
中止他的比賽

不在場的觀衆
歡呼著
如此英明
公正的裁決

空氣中
微如流霰的芯片
無從察覺地
溶入他們的眼瞳

田字格一樣整齊
歡呼聲 再次響起
從外省到環京

2021.8.16中午,大北窯
2021.9.3下午,大北窯
2021.11.24下午,燕郊
2021.12.14夜,燕郊
「公元2083年,烏卡伊編碼問世,人類生物信息以此寫入超納米芯片,以眼藥水的形式溶入人體,個體不再需要名字,姓名被宣佈爲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

嘿,朱大哥,朱大哥
你在獄中寫著主打歌
留著山羊鬍
七十一歲的倔老頭
我昨晚夢到你
神色黯然回到家
你的媽媽疼惜說
「你才三十幾歲
怎麼像年過半百」

嘿,朱大哥,朱大哥
你在獄中寫著主打歌
在武聖路有點寂寥的午後
你說自己住慣廉價小旅館
那些城南橋下的流民
還會記得你對他們的救助吧
三個網友被抓了
你和王大姐決然南下
讓黃絲帶飄滿馬尾街

嘿,朱大哥,朱大哥
你在獄中寫著主打歌
當你第一次被監視居住
還少人知道
酷刑從此有了更多玩法
「就算砍我頭
我也不回頭」
你知道一個承諾
如何回答另一個承諾

嘿,朱大哥,朱大哥
你在獄中寫著主打歌
你登上靈岩山
一年又一年
去祭奠用五分錢子彈
殺死自己的人
他們搶走你的財物
把你扔到野外
判你一個掃墓罪

嘿,朱大哥,朱大哥
你就這樣撅著鋒利的山羊鬍
用一個承諾回答另一個承諾

2021.10.27黃昏,10.28下午,10.29下午,11.1下午,11.22下午,燕郊

膽石結愁
但醉酡楓
坑埋冤塚
秋蛩徹鳴
殺字屠童
莫辨蒼生

2021.11.22晚,燕郊
「但做青萍之末人」
PS:或可譜曲傳唱

我看見高高臺階上的影子在搭梯子

2021.9.17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