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 arthritis be cured

春分


又一個春天

回到

被抄家的地方


失蹤在繼續


囚牢

學習班

精神病院

不知處所的監視居住


以及在耳光中被迫服下的藥物


2018.3.21午後,大悲呦

一個有良心犯的地方是邪惡的,少有人意識到,正是良心犯的殊死擔當,為事不關己的民眾拓寬了生存空間,良心犯的可悲也在於此,更多的人覺得是沉默和服從讓自己嘗到了甜頭,骨頭藏在身體裏,不再是如帕斯所宣稱的閃電。

推墻歌

寫給屠夫吳淦


若不是鐵肩撞破鐵墻

不曉得做人要有擔當


若不是鐵骨掙脫鐵網

誰敢打碎恐懼的假像


若不是鐵鋏刺穿鐵幕

誰知道上街才是活路


若不是鐵樹開出鐵窗

如何護佑女兒的成長


2018.1.18上午,大悲呦

2018.2.6中午,大悲呦

立春


親愛的的女兒

妳要笑多少次

哭多少次

摔多少個跟頭

才允許黑夜降臨


瘋跑呀瘋跑

我的女兒

直到額頭撞上了門楣


2018.2.4夜,果園

衣角


抓住黑衣角

不讓自己走丟了


不活在自己的衰老裏

活到八十歲


2018.1.5午後,洗手間,電梯,樓梯口

2018.1.5傍晚,大北窯


感謝推友@ChineseJapanese譯本


Coat Hems  


Grasping sable coat hems.

Do not allow yourself to stray away.  


Do not dwell in decrepitude of old age.  

Living on for eighty years.

新年


清晨

陽光咄咄

堵住窗戶

像一個討債的人

陽光問我

你拿生命抵押的時間

何時償還


2018.1.1早,果園


感謝推友@ChineseJapanese的優美譯筆~


New Year


Fresh morning

Sunlight dribbles in

Stuffs the window

Just like a repo man

Sunlight inquires

The time for which you posted your life as collateral

When shall you pay up?


Morning of January 1,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