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無名的畫廊
隔著櫥窗
海水和礁石閃著光

賣了一輩子畫的老人
遠離親人
好讓自己偏愛的直覺
保持在孤獨中

渾身顫慄著
拍賣行裏
惟有他認出了那幅
未署名的畫作

無名的列賓的畫中
住著無名的耶穌

2020.3.7凌晨,果園
看完「無名大師」,一部關於藝術和親情的俄語片,久遠的畫作需要修復,親情亦然。在椅子的飛速旋轉中,老人與女兒,孫子的情感修復來得太遲,不免讓人遺憾。然而生命的面貌大抵如此,因爲偏愛,必然捨棄,哪怕是關乎最親的人。

時疫

親愛的媳婦
隔著餐桌
妳潑我一臉的
鮮榨椰汁
澆滅我的怒火

2020.1.6凌晨,果園,雪停,3.26,下午

當他們在準備美食
我在準備美景
我卻從未啟程

2020.1.19上午,巴士,擁堵中

「No trick and no treat
A little boy stands on the street
And the tear gas is the only gift」

My daughter doesn’t know what happened
She just cries and says to her mother
「Even the tears are crying tonight」

2019.11.1, Midnight, Pek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