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 arthritis be cured

秋夜


到了夜晚,雪花的音符落到鋼琴上

到了夜晚,雪花的飛蛾撞到路燈上


20170.11.1深夜,果園

葬禮


白頭霧散去

油菜花開的正兇

抱著骨灰走在河堤上


抱著骨灰走在河堤上

活著的人在散步

死去的人在散步


2017.1.0.27早,巴士車上

夏日


「親愛的女兒

妳的笑聲是新的

咳嗽聲也是的」


「在午後

妳把自己咳醒

像疼痛碰著了風鈴」


「雲是藍的

蝴蝶是藍的

陰影也藍」


「陰影站起來

想走出自己的陰影」


「一個夏日

好像木槿花的生日

一列剛剛駛過的火車的生日」


「一瓶真露的生日

魚泉榨菜的生日

一段移民德國的文案的生日」


「親愛的女兒

總有一天

妳會帶著蟬聲上路」


「妳看這雲朵是平安的

蝴蝶是平安的

陰影是平安的

火車的轟鳴是平安的

酒是平安的

移民廣告是平安的

我當然希望

妳也不是一個例外」


「一個人的行程

或許是一輛煤車

或許是一個拂曉

或許是一雙白球鞋

或許是少年的驚慌

或許是一枚解不開的紐扣

或許是紅尾巴的蛇」


「親愛的女兒

妳一天天長大

一天天長大

妳且看這些夏日的厚贈

雲朵,蝴蝶和陰影」


2017.9.11中午,果園

2017.9.20,上午,大北窯

2017.9.20,夜,果園,火車轟鳴,在寂靜的玻璃上滑行

光の塚


到了夜晚

樓群堆在一起

如光之塚


密集的紅眼航班

正齊齊飛過

夜色的舷窗


2017.9.3凌晨,果園

2017.9.11下午,大北窯

此刻


此刻

陽光湛藍

陽光赤裸而溫暖


此刻

風抱住風

樹枝撿起自己的陰影


2017.9.11中午,果園,午後巴士上,路上,大北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