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 arthritis be cured

生日


在這世間

有一種花叫玫瑰百合

迎接良心犯出獄的花

祝福女兒生日的花


2018.5.3深夜,果園

示眾


大把的雲朵跟著我

好像我是一個牧羊人

不再是那個

被遊街示眾的孩子


2018.5.2傍晚,巴士車上

土耳其咖啡


朋友從遙遠的地方

帶回來砂仁咖啡

淡淡薑絲的味道

纏繞著深霾天氣


據說土耳其人

喝完咖啡

從杯底的殘痕

就能看到今天的運氣


咖啡喝到一半的午後

正不知運氣如何

一杯咖啡一束花

已經是很安靜的對話了


2018.4.21下午,雨,果園

春分


又一個春天

回到

被抄家的地方


失蹤在繼續


囚牢

學習班

精神病院

不知處所的監視居住


以及在耳光中被迫服下的藥物


2018.3.21午後,大悲呦

一個有良心犯的地方是邪惡的,少有人意識到,正是良心犯的殊死擔當,為事不關己的民眾拓寬了生存空間,良心犯的可悲也在於此,更多的人覺得是沉默和服從讓自己嘗到了甜頭,骨頭藏在身體裏,不再是如帕斯所宣稱的閃電。

推墻歌

寫給屠夫吳淦


若不是鐵肩撞破鐵墻

不曉得做人要有擔當


若不是鐵骨掙脫鐵網

誰敢打碎恐懼的假像


若不是鐵鋏刺穿鐵幕

誰知道上街才是活路


若不是鐵樹開出鐵窗

如何護佑女兒的成長


2018.1.18上午,大悲呦

2018.2.6中午,大悲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