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 arthritis be cured

孩子的葬禮


這些大樹似乎預感到了什麼

在匱乏中掛滿了紙錢

讓那些獨自上路的孩子不孤單

被碾壓在馬路下的孩子

被貧窮的母親砍死的孩子

被老師欺負喝農藥的孩子


2017.11.16午後,大北窯

柏林墻


一黨為鞭,每個人都必須是催情劑。

隔離人心和自我審查同在。

少有人是無辜的,除了那些良心犯。

日子還得過,骯髒地過。

我還沒有瘋掉,我在碎片上寫詩。

寫一首女兒喜歡的詩。


2017.11.9中午,大北窯

立冬

送別楊天水先生


把道路雕刻出來

留給後來人

把皺褶攤平

讓湖水回到松林

一卷明月

焚燒在雪山上

我欣然於

有這樣一個日子

可以安靜地離去

我擔當了

我本該擔當的

就像生命守住了自身的滂沱


2017.11.8中午,大北窯

秋夜


到了夜晚,雪花的音符落到鋼琴上

到了夜晚,雪花的飛蛾撞到路燈上


20170.11.1深夜,果園

葬禮


白頭霧散去

油菜花開的正兇

抱著骨灰走在河堤上


抱著骨灰走在河堤上

活著的人在散步

死去的人在散步


2017.1.0.27早,巴士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