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1.
那時
武漢肺炎
還沒有名字

女兒跑在雪地上
女兒騎著小木馬
女兒讓我拉著她跑

那時無人知道
大雪和病毒
誰更猛烈

2.
畫呀畫
女兒的
第一棵雪花樹

女兒的
第一張聖誕卡

3.
惦念許久
終於見到棉花糖
在人工滑雪場

哦,攥不出形狀的雪沫
人工的挖土機
人工的小火車

除了女兒那份綿柔的喜悅

4.
霾色天氣
太陽雪
的上午

女兒看著窗外
叫起來
「出雪了」

像是走錯地方
那些頭屑雪斑
很快抹去了足跡

2021.1.21黃昏,大北窯,重霾
2021.1.21夜,果園

如此急促的

如此急促的
書寫

好像
要匆匆立下遺囑

才算對 瘟疫
有了交代

那些擠壓著屍體
的救護車

後面
那個哭喊著媽媽回來的女孩

那些數字 和詩句
躲在手帳裏

索要靈魂
被石頭壓住的纖維的肺

2020.12.30黃昏,果園

說出自己的懦弱
都要借酒壯膽的
那個我呀
怕和女兒的別離

如果被失蹤被抓捕
都是新年禮物

如果寫字交談
都是尋釁滋事

拿著自己捏的糖葫蘆
女兒走出幼稚園

入冬最冷的一天
大風把夕陽吹成了扁舟

2020.12.27夜,28午後,29夜,30上午,果園
是夜大風,東突西吼,要撞碎身上的死殼。
是日大風,南罡北猛,要撞碎身上的死殼。

我看到那位小女生
爬上比她還高的水泥欄杆
在被極度羞辱的兩小時後
決然地,猶豫地跳下
卻沒有輕柔的淚水
將她接住

多麼羞愧
從她的小手裏
我接過詞語的衣鉢
那雙小手軟綿綿的
將不再接納成人世界的
一紙一字

2020.12.16黃昏,大北窯
我的孩子呀
妳何須向一個不值得的世界
證明自己的清白
妳還那麼小,那麼小

如佩索阿說的
河流如何劃過你的雙手
教會你平靜
你就如何洗濯詞語
青萍之人的詞語
在這個濁世

2020.12.20黃昏,夜,果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