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 arthritis be cured

遠門


沒機會出遠門

就把房子租在鐵軌旁

每過一輛火車

就在心裏裝一遍行囊


2018.11.17午後

嗯,如果潔癖也算怪癖,我是有怪癖的。

火刑


在五官的變形中

來不及衰老的親人


在肢體的變形中

來不及長大的兒女


天空飄著藍色

也飄著骨灰


那個行刑者卻說


「燒死的不過是個數字

遺忘的不過是個地址」


2017.11.22午後

2018.9.27夜

悼2017年11月18日死於北京大火中的老鄉和孩子

落草爲詩


在一個落草

不能為寇的地方

落草為詩


2018.11.5黃昏,大北窯

監控之年


我有警察找上門的恐懼

被不時要求去派出所喝茶的恐懼

推文被打印出來當面讀給我聽的恐懼

被他們故意激怒失去理性的恐懼

被他們要求寫下保證書的恐懼

必須待在他們的「物理視線」

被非法軟禁的恐懼

父母家人孩子公司被騷擾

新年老友聚會被禁止的恐懼


我有被污名被嫖娼被車禍

被抄家被失蹤被跨省的恐懼

被酷刑被重判被絕症被公開謀殺的恐懼

被恐怖份子被集中營被種族清洗

孩子成爲孤兒仍被洗腦的恐懼


我有這麼多的恐懼

贗品一樣堆砌在心裏

這麼多的恐懼

在內心修建著鬼屋

讓我從此在黑暗中偷渡

而當我以黑暗來形容恐懼

恐懼竊喜於我送它的黑袍子


2017.8.1718下午

2018.1.10傍晚,11.8上午,中午

夏至


揹著生病的孩子

追著招兵的車

從貧瘠的山路開始

爸爸媽媽,你們走過那麼多路

煤色與玫色的路

我們再踩上去時

已如你們種下的棉花般柔和了


2018.6.21午後,帶孩子在羅斯福廣場

2018.6.22早,果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