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 arthritis be cured

「俠」者屠夫

這個殺豬的反而被媳婦暱稱「豬」,這個外表像北方漢子的卻有一顆細微體貼的心。屠夫兄的媳婦說,當初看上他就是覺得這個人太善良了,「一個對孩子呵護備至的父親不會是一個壞人。」

屠夫兄說,「你知道我們在救贖自己。」他從未把自己放在一個代言人的位置上,以博名聲,或去佔據道德制高點。這是我最佩服的地方。讚美,反對,認同,咒罵,那是別人的事。屠夫兄能把事情做好,首先因為他這個自我救贖的理念。動輒以天下蒼生為念,鐵肩擔道義之類,說多了,難免肉麻。

屠夫的殺豬模式類似眾籌,公開募捐,現場集結,網上圍觀,任督二脈打通,技術手段,行為藝術發揮到極致,趕在熱點消退之前公開一手資料,讓真相大白或盡量接近真相,讓網友和媒體獲得另一視角並參與其中,謊言於是不攻自破。

說到行為藝術,屠夫得其精髓,自成一派。各種現場舉牌易拉寶街頭張貼,各種通緝令懸賞令中指照,甚至把自己坐牢也當成行為藝術的一部分,看似無厘頭,卻讓真相獲得再生能力,並引起連鎖反應。其中「道德不適用於惡吏及其家人」的人肉追責,更讓屠夫突破道德羈絆,直擊對方的痛處,逼迫對方脫下底褲。

屠夫兄有理念,有擔當,有對弱者的同理心同情心,而這些是當今社會日漸稀缺的品質。他當初說出來做事,就是想向大家證明這個社會有病,病得不輕,並願意承擔各種坐牢風險,「我參與了那些事,我出錢了,我出力了,我行動了,我沒有冷漠過!」

就如上午推友說的,屠夫是當今為數不多可以稱“俠”者——吟到恩仇心事涌,江湖俠骨已無多。


2017.7.13上午,集推文而成

火葬


我看見十萬空椅子

廣場上燒起來

火光沖天

灼傷了夜色


2017.7.17凌晨,果園

舊作修訂《感懷》


缺春少夏廿六載,

熱血冷處愁滿懷。

潑墨英雄安在哉,

暴徒大獄證清白。

少年出門死長街,

慈母呼號石沉海。

回首不見坦克人,

殺人元兇踞高臺。

年年新柳年年獄,

萬馬齊喑究可哀。

驚聞良心犯肝癌,

拂曉霞光開天籟。


2017.7.7中午,大北窯

白蝴蝶


那隻叫死亡的白蝴蝶

飛近又飛遠


「去年的白蝴蝶」

我總是喜歡這樣叫它——


它不理睬我

它拒絕成為一個比喻


一個化蝶的傳說

一直干擾著它日常的生活


2017.7.6中午,雨,下午,大北窯

徐純合或父親節


把燈光租給夜色

把高樓建在鐵軌旁


沒有人知道

孤兒院的孩子是否睡熟了


每聲槍響都在謀殺

每節車廂都在逃亡


一位父親死去了

一個空洞的節日通過了安檢


2017.6.18深夜,星城

2017.7.4中午,下午,大北窯

2017.7.6上午,大北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