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一半的骨灰
放在青砂罐

一半的骨灰
放在綠瓷瓶

你們這些大人呀
看看我多麼富有

2020.6.22黃昏,濃霾,果園
「繆可馨之死,死於文字獄。」

一路向北
火車拐過東便門

灰色的角樓,灰色的黎明
是異鄉醒來的早春天氣

那時的圓明園
福海無邊,落滿暮色

那時的圓明園
殘花敗石
依舊蔓延著瓊美的花紋

那時北大西門
還有一間好月亮酒吧

一個週末接著一個週末的詩歌沙龍
好像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到了下午
盲人唱著歌,有人上車,有人下車
讀著詩歌的姑娘,檸檬水一樣清涼

那時的年輕人
午夜裏遊蕩
四處躲著查暫住證的警察

那時的年輕人
打破雞蛋自慰
寫著地下室一樣潮溼的詩

從安貞,薊門,到馬甸
那時的大雪堵住北三環

2020.5.18午後,果園,5.21午後,雷雨
2020.5.22上午,單車,路上,下午,大北窯
一晃來京二十三年。

媽媽給了我這一身甲冑
讓我不至於寒冷
也不至於屈服

當子彈
車流一樣穿梭

監視居住
旅館一樣無需預訂

2020.4.30上午,果園
謝謝我的女兒,太空沙做的蛋糕,藍色托盤的下午茶。再過三天,就是妳滿四週歲的日子。安靜的日子猶如素色花蔓的窗簾。我如是祝福而不乞求。那原本是妳應得而不得的,因爲我的失職。我要再一次說到,灰灰菜一樣抹不去的羞愧。

我要怎樣告訴你
天很藍
雲朵塞滿喉嚨
失語成了惟一的言語

2020.4.26午後,單車,路上

春天來了
柳絮和楊絮
一起飛著

春天來了
生者和死者的頭髮
一起長著

小花園裏
兩個三歲的孩子
彼此交換著
從地上撿起來的碎屑

2020.4.12夜,果園
姐姐伸手探頭,想去撫慰弟弟,她的口罩幾乎夠著了弟弟的口罩。小孩子還不知道什麼叫「社交距離」,然而這也構成了他們生命的印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