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No trick and no treat
A little boy stands on the street
And the tear gas is the only gift」

My daughter doesn’t know what happened
She just cries and says to her mother
「Even the tears are crying tonight」

2019.11.1, Midnight, Peking

那個被女兒貼著臉頰親過的八音盒
掉到地板上
那些圓球裏的音符,色彩,風雪中的獨角獸
於是匆匆謝幕,各自啓程
衹是女兒還不知道什麼叫別離
「再給我買個禮物吧」
於是媽媽拿出爲新年準備的小相機
節日是孩子的
受難日和紀念日是大人的
一個有良心犯的地方
快樂更像高仿品

2019.12.25上午,大北窯

不能回應那些明亮的聲音
也羞於自稱是一個同情者
那些明亮的聲音,年輕的面龐
回應著這樣一句臺詞
「不是回憶,而是行動定義了人之爲人」
他們走上街頭,組成人鏈
子彈,踐踏和毆打
沒能讓他們有片刻的分離

2019.9.9傍晚,9.10上午,大北窯
末句化用魯西西有關波浪的詩句,「手挽著手,互相溫煖,/整個下午沒有留下一點點破裂。」
那句臺詞來自「攻殼機動隊」斯嘉麗版,「We cling to memories as if they define us, but what we do defines us. 」

在村口
或打穀場上
露天影院已經搭好

白色的幕布上
黃昏正提前上映

2019.9.3中午,大北窯

雨滴鉚住夜
不許一個告別

2019.7.27夜,雷,雨,於臨沂
2019.8.3凌晨,果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