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

親愛的女兒
哪一縷春光裏
妳第一次畫出了笑臉
妳畫下海馬,恐龍,鱷魚
一筆延伸出去的弧線
妳說是圍巾
在春日下午
媽媽在右邊
妳在左邊
各自揮著畫筆
琴弦一樣的畫筆

2019.4.3早,巴士車上

很多時候

「很多時候
我忘了
大甕扣在腦袋上」

「我假設你也如此
夜的牀頭
窗簾一樣擋著自己」

「像兩個孩子
被殺死在不同的校門口」

「像一對兄妹
被關在不同的拘禁營」

「像響水的爆炸
不是天津爆炸的續集」

「像粗神經的良心犯
經歷著遺忘一樣漫長的刑期」

「像一個詩人告別羣山
乾淨的身體剝開乾淨的橘子」

「像那些不會同時出現的事件
卻又是同一件事」

「在時時的擔心裏
我對自己說
就擔起你的擔心吧」

2019.3.26傍晚,海子祭日,大北窯
2019.3.27上午,午後,大北窯
2019.4.3早,巴士車上

春日


如同塗鴉被抹去

孤獨打著馬賽克,有些幹冷


如同一個禁煙符

禁言還不夠,我被禁止租車


如同面癱失去一半的表情

我的朋友消失在一長串抓捕名單裏


如同魔鬼不會睡覺

槍聲混合著鳥鳴,才有殺人的快感


如同那些我不知道的事物

清洗在繼續,孩子被迫說出異族的言語


2019.3.20上午,大北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