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蟬聲落下的地方開出夏花

2020.8.15中午,果園

把頭浸到水裏
我開始讀一首詩

2020.8.14午後,樓下

像一朵木槿花
妳怯怯地
看著這個成人世界

穿著鑲滿亮片的
歐根紗連衣裙
妳走進校門

妳才十二歲
怎麼可能知道
那件新裙子
會是自己的壽衣

媽媽說妳顱骨扁扁的
眼睛裏盛滿灰白

就像被撕掉的
那兩張作文紙

親愛的可馨
妳足夠輕盈了
還要像風一樣輕盈

2020.7.7上午,果園,女兒網課學英語
2020.8.15傍晚,果園

寫給繆可馨

我頂多拍拍妳的背
叫一聲我的寶貝

我頂多拍拍妳的骨灰
叫一聲我的寶貝

我頂多拍拍妳寫下的字
那些字沒能接住妳

2020.7.9晚,8.15晚,果園
不要再試圖讓我相信流氓,男流氓,女流氓,我不得不反抗那個殺人同謀的我,已足夠痛苦。

水面上舞蹈著
那道天空忘記收回的閃電

2020.7.13夜,8.15晚,果園